气动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动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欢喜传媒花2亿捆绑张艺谋电影大导能凭网剧再次C位出道吗-【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28:29 阅读: 来源:气动锤厂家

国家电影局披露最新数据,全国电影票房在第一季度取得202.1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9.8%。北美同期票房2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1.7亿元。中国已超越北美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从2003年启动产业化以来,中国电影(600977,股吧)票房从10亿元逐步走向百亿元体量,直至超过500亿。而在电影艺术方面,除了第五代的辉煌,《小城二月》、《大世界》、《暴雨将至》、《大象席地而坐》等也在近年再次闪耀世界影坛。

但在国内电影市场和艺术水准都逐步提升时,许多导演却纷纷选择与公司绑定,并开始拍摄网剧。近日欢喜传媒为张艺谋开出1亿5000万股票(市值约3亿港币)和1亿创作资金的优厚条件;徐静蕾担任监制的网剧《同学两亿岁》也于最近举行了首映;稍早的爱奇艺大会上,其公布的2018年重点项目中,陈凯歌、冯小刚、周星驰、赵薇、陆川等都会“触网”,将在年内推出各自的网剧和网综。这些原本或是“国宝级”、或是“10亿票房俱乐部”的导演,投拍网剧能否再次C位出道呢?

真金白银砸出“导演合伙人”制,个中辛酸自己知道

5月24日下午,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与唯臻(该公司对张艺谋执导的影视作品有独家投资权)签订合作协议,合约签订后,欢喜传媒将有条件向唯臻配发1.5亿港元股份,占扩大后股本的5.14%,同时向张艺谋提供1亿元(人民币)合作项目运营费用,导演薪酬另算,合约期限为6年。

同时,合约中也规定了张艺谋必须完成的相应条款:

1、欢喜传媒将有权独家投资张艺谋执导的三部网剧,题材由双方协定。

2、对一部网剧的独家投资权可替换为对张艺谋执导电影的优先投资权,该电影必须不受第三方合约限制,欢喜传媒的投资不少于60%。

3、欢喜传媒将获得(上述)张艺谋影视作品的所有有形及无形资产以及其衍生权利、相关权利。

4、张艺谋将成为欢喜传媒艺术指导委员会成员。

而在张艺谋之前,欢喜传媒也都是用真金白银邀请到了诸位名导演。

2015年5月13日,原欢喜传媒(21控股)发布公告,阿里影业前主席董平、徐峥、宁浩将认购方发行约17亿股股份。后徐峥与宁浩各自获得19%股份,并列成为第二大股东。同时,宁浩和徐峥需要每三年为欢喜传媒负责一至两部电影。

2016年6月2日,欢喜传媒与王家卫、陈可辛签订合作协议,不仅将独家投资王家卫执导的两季共18集网络影视剧,还将分别向二人配股1亿股和1.445亿股,两人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92%和5.66%。

当年12月,欢喜传媒再次宣布,分别向顾长卫、张一白发行7500万股及1.4亿股股份,还分别出资4000万及1亿人民币用于发展顾长卫、张一白网络系列影视剧及作品。

在不断用资本砸出“导演合作制”时,欢喜传媒却不堪重负。根据其年报显示,2015年至2017年,其年亏损额分别为9280万、12.54亿、9516万港元,累计亏损约14.43亿港元。其中,亏损最严重的2016年,以股份为基础付款额高达11.2亿港元,大多为绑定导演股东的大额支出所致。

与导演的深度绑定,几乎出现于各大影视公司中。华谊兄弟(300027,股吧)与冯小刚的捆绑,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冯小刚的《集结号》为彼时主旋律和商业的融合找到了新路径,华谊兄弟也凭借该片收获不小。但随后的《我不是潘金莲》费尽心思后,却并没有得到期待中的好评和业绩保底。反而去年略显小众的《芳华》凭借着满腔情怀攻下十亿票房。起起伏伏间,华谊在收购冯小刚的东阳美拉两年后才在浙江证监局的警告下,公布冯小刚公司的全部收入来源。

深度绑定也对导演本身有着很大的束缚。同样与华谊有着合作的张国立,曾在一次创投行业峰会上吐露心声:“有了对赌协议后,我就变得不从容了,拍戏不像以前一样等一个我喜欢的剧本、等一个我喜欢的角色。过去活动、广告不好,多少钱都不接,但后来变得这一切都没有门槛了。”不仅创作受限,加之市场格局的变换,张国立擅长的“皇帝剧”也没有了发展空间。其必须以现金或其他方式补足没有完成的业绩目标的差额部分。因此,张国立近年来也多奔波于《国家宝藏》、《演员的诞生》、《声临其境》等节目中。

导演和公司的合作,主要有资本、项目、人情等方面。这些合作驱动力,其主要目标还是实现双方利益的最大化,其中不乏如《羞羞的铁拳》等双赢的优质案例。但潜藏于其中的创作风格和品质危机,仍是不可小觑的。

网剧付费用户几乎与电影观众重叠?导演的分寸感在哪里?

为什么这么多电影导演,会进入网剧市场?即将涉足网剧的于冬,曾表达过自己对该问题的思考:“网剧介乎电影与电视剧中间,既是电视剧的长度,又是电影的制作,网剧的付费用户与电影观众几乎重叠。”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爱奇艺、优酷、腾讯、乐视视频等主要视频网站付费会员数量均超过2000万,中国视频付费用户已经超过1亿。2017年的城市院线观影人次超过16亿。另有调研显示,影院热映新片、独播网络大电影是用户最愿意在视频网站付费的内容,60%以上的用户愿意为之付费;近50%的观众愿意为独播网络剧、电视热播剧付费;网络综艺、动漫、体育节目/直播等付费用户的比例次之。

从以上结果可以看到,付费用户是愿意为热映影片、网大、网剧、电视热播剧都付费的,没有明显的偏颇。而这些影视作品也是当下观众最常接触的内容,并不能通过一己之念来区分哪个人群更多。与此同时,因为计算上的不同,网络播放量、收视率、观影人次也不能拿来作为划分的标准。如果要为电影导演找一个进军网剧市场的理由,或许姜文在《让子弹飞》里那句“站着把钱挣了”更为切合。

诚如“国师”张艺谋,也会因为《长城》偃旗息鼓;“老炮儿”冯小刚,同样要因为排片问题,不惜在微博开骂;大牌如王晶,即使现场罢会,也必须承认其电影征服不了观众。资本的吸引与才华的发挥,都促使着这些导演重新开辟战场。

在此次爱奇艺大会上公布2018年重点项目中,陈凯歌监制的网剧《外八行》,讲述“外八行”的民国热血奇门异事;冯小刚监制的网剧是改编自同IP的《剑王朝》,预计将于2018年年底上线;先前疯传被爱奇艺获得IP改编权的《西游降魔篇》和《美人鱼》,确认将由周星驰负责网剧版的改编,并将于2019年第四季度上线;由赵薇监制的新剧《谁都渴望遇见你》,也宣布将采用电影班底制作。

但新战场也讲究战术,也需要面对输赢。

很多名导的战术便是只挂名。欢喜传媒签约王家卫时,给出的要求仅是王家卫至少制作及导演1集;去年大火的《河神》虽然沿用了电影《寻龙诀》的原班团队,但陈国富只负责平衡导演的艺术创作和电影的商业属性,真正实操的团队是一群刚从北影毕业的90后;近期热播的《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是导演陈正道的首部网剧,但也离不开另一位导演许肇任的帮助,该导演曾指导过《我们结婚吧》,对拍摄剧集有很强的把控能力。

张艺谋在去年接受《首席娱乐官》(ID:yuleguan001)专访时,曾强调:“任何事情的分寸那是永远的功课。谁也不敢说我这个作品分寸拿捏的完美,不可能。”

“分寸感”其实也能给当下的现象一点警世。徐峥今年监制的《幕后玩家》是今年5.1档最大的尴尬;顾长卫的《微爱》、《遇见你真好》也是不尽如人意;陆川总是不禁让人怀疑其巅峰已在《可可西里》时停止。真正拍摄过网剧的名导,或许也还没有掌握网剧的节奏。拿下过金马、飞天、金鹰奖的管虎,一部《鬼吹灯之黄皮子坟》让其跌落神坛;刘镇伟经典的“大话西游”IP谁曾想会毁于《爱你一万年》中;银河映像的游达志,其参与的《三国机密》和《无心法师2》都毫无其昔日的特色。

这些名导们,无论或对电影或对网剧,都没有了“分寸感”,这无疑不能让资本和观众满意。影视作品也是手艺活,在巨大的诱惑前,找到“分寸”,拾起“手艺”才是先行的第一步。

网剧工业化势在必行,可持续发展更为重要

通常来说,当人们称赞一部网剧时,会使用“电影感”、“大片质感”这样的词。在大众心里,电影在某种意味上总是高于剧集。但白一骢也曾提醒创作者,“很多创作者的电影感和美剧感,仅仅停留在设想层面,具体如何操作,根本没有详尽的规划。”作为观众日常生活的重要一环,网剧工业化其实势在必行。这样才能规范生产,才能让作品质量得到保证。

工业化的重要基础便是职业人才,而接受过专业影视训练的人更是其中的弄潮儿。去年爆火的《河神》、《无证之罪》、《最好的我们》都出自于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之手,而北电也一度被调侃为“北京网剧学院”。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兴起和完善,做好网剧是训练以及实践影视基础的新路径。

2017年1月,北电和爱奇艺建立了一个战略合作的框架协议,包含网剧、网大众多网生内容。通常来说北电一年500余名左右的毕业生只能竞争30部短片,一来供低于求,二来毕业短片与市场脱轨难以创造商业价值。爱奇艺作为平台方接入之后,为北电提供了500-1000万的资金池,覆盖掉毕业生的短片成本,并择优在线上播出。根据爱奇艺网大分账协议,独家合作的A类作品可以可以获得2.5元/有效点播量。

韩三平曾在谈及网剧时表示,“面对网剧的发展,电影人没有抵触,而是很主动地加入其中。很多年轻的导演和编剧想从事电影,但我劝他们多拍网剧,那才是更适合年轻人的创作。网剧是符合现代文化娱乐消费观念的产物,同时也为创作者提供了巨大空间。”

网剧和网大确实让很多影视人才,在电影之外,有了发挥所长之地。但这个“巨大空间”其实因为竞争,被压榨得其实只有一方小小天地。今年爱奇艺发布的“海豚计划”,细细看去,仍然是很多迎合青年观众观看趣味的玄幻、动作等,真正去尝试提升观众审美的作品少之又少。

《首席娱乐官》在采访搜狐视频CEO张朝阳时,他对网剧市场的天价版权竞争、哄抢流量明星也有着另一种思考:“在内容创作领域,大投入不见得有高回报,小而美不一定是流量小,可能产生爆款。”在他的观念中,生活要比舞台丰富,每一个故事都有对应的人群。要让整个行业可持续的发展下去,创新之余,控制成本也很重要。

赵薇对于网剧未来的思考也很切中要点:“不管对于电视台、新媒体还是网络平台,品质永远是我们做内容最高的标准和要求”。

互联网给了很多怀揣影视梦想的人以舞台,而电影名导演则需要在背负资本和荣誉的同时,跟上网剧的节奏。廉颇老矣,尚能不能饭不是重点,不要“顷之三遗矢”才是关键。风流从被雨打风吹去,名导们跟上时代的步伐总没错,但还是不要忘了手艺,丢了分寸感。

欢迎订阅“首席娱乐官”,点关注不迷路

西宁皮肤科医院有急诊吗黑痣重新长出来是什么原因

打一针干细胞多少钱

合肥看皮肤病厉害的医院

合肥较好的皮肤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