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动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动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黄河生态遭破坏山被挖得满目疮痍游乐场违建猖獗

发布时间:2020-11-17 02:06:41 阅读: 来源:气动锤厂家

新华社郑州4月27日电 题:护河天堑遭破坏 过度开发隐患大——黄河河南段生态破坏情况采访记  新华社记者  记者近日在河南省境内沿黄河顺流而下实地调研生态保护情况时了解到,由于一些干部群众存在麻痹侥幸心理,片面追求经济效益,黄河河南段部分河段山体因采矿被破坏,部分河段滩区违建现象突出,有些已造成较为严重的生态破坏。专家建议,黄河行洪安全关系上百万滩区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须从立法、体制和工作机制上解决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提高忧患意识,让黄河生态切实得到保护。  “看到两岸的山被挖得满目疮痍,心里很不好受”  黄河河南段全长711公里,自古以来26次黄河改道,20次发生在河南,生态十分脆弱。洛阳市孟津县以西河段,高山沿两岸分布,成为黄河中游的防护天堑。如今,因大肆开采矿山,这些护河天堑正遭受破坏。  记者从三门峡市渑池县城出发,沿着山路走了一个多小时,临近陈村乡槐扒村,看到黄河岸边一座百米高的山体被挖得面目全非,黑色山石裸露,山顶已被削去大半,多辆挖掘机与泥头车正紧张施工,灰尘弥漫。从山顶向下看,因周边矿场将大量废渣倾入河道,本就狭窄的黄河河道更显局促。而这样的矿场在槐扒村附近绵延数里。  在矿场附近,记者偶遇正在放羊的村民屈东方。“挖矿已持续十几年了,但近几年越来越严重,拦也拦不住。”屈东方说,因上世纪九十年代修建小浪底水库,槐扒村被整村搬迁,从那时起,人退矿进,临黄挖矿逐渐规模化。  渑池县黄河河务局的报告显示,相关企业临黄开矿,不仅严重影响黄河行洪,污染黄河水质;同时也给小浪底库区带来隐患。记者采访了解到,对于黄河渑池段临黄开矿问题,河南省各级政府曾高度重视,槐扒村段的矿山开采行为也曾一度停止。但不久前,记者回访看到,这里的挖矿行为死灰复燃。  这也显示出当前地方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中的艰难选择。资料显示,矿业是渑池县的财政支柱,2015年,该县矿产品税费征收达4.6亿元,居河南26个矿产资源县首位。三门峡市的一位基层官员痛心地告诉记者:“尽管挖山挖矿有了钱,但看到黄河两岸山体被挖得满目疮痍,心里很不好受。”  除了难舍GDP,矿山背后还涉及巨大利益链条,在渑池县原县委书记仝孟蛟腐败案件中,其利用职权受贿,帮开发商承包位于槐扒村水泉洼采区铝矿即是他犯罪事实之一。  滩区农家乐游乐场违建猖獗  黄河自郑州进入中原腹地后,河道平均宽度变为5公里以上,因历史上大量泥沙沉积,黄河河道不断抬升,成为“地上悬河”,而人工堤防是黄河防洪的重要屏障。但正是因为近水邻堤、滩地肥沃等优势,近年来,农家乐、游乐场等项目在黄河滩区野蛮生长,给黄河生态及行洪造成隐患。  在黄河郑州段,记者自花园口大堤一路向西,看到农家乐、水上餐厅、游乐场等沿大内内滩区密集分布,长达数公里。而从花园口大堤的一处岔口进入滩区,一些农家乐还就地挖造鱼塘、水渠,营造景观。“信阳人家”是附近最大的农家乐,一排别墅式木屋前挖有百余亩的人工鱼塘。服务人员告诉记者,大厅可容纳两三百人,另有若干带棋牌室和客房的包间,住宿每晚200元,生意很好。  在黄河岸边,记者还看到一处非法采砂场,在铁皮围起的厂区内堆满了河砂,数百米长的吹沙管道直插黄河,河砂被源源不断地抽上岸,来此运砂的泥头车进进出出。此外,2014年,郑州市惠济区高新农业园区被曝光由个人承包变成一座座私家农庄,时至今日,黄河滩区私家农庄仍大量存在;2012年,滩区一家水上乐园因曝光而暂停施工,但记者近日回访发现,该乐园在停工3年多后有复工苗头。  近些年来,随着城市建设快速发展,一些地区也将黄河滩区作为垃圾受纳场。“河道内非法采砂、倾倒建筑垃圾等违法现象也在快速增多。”河南省一位水务水政管理部门负责人说,2011年全省类似违法案件为314宗,2015年则达到了778宗,足足翻了一倍多。  保护黄河既要“管水”也要“顾土”  业内专家反映,黄河自1982年以来未发生大洪水,这就使沿岸一些干部群众放松了警惕,防洪防灾意识淡漠。从历史教训看,一旦洪水到来,生态严重破坏将导致成千上万的百姓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他们建议,“下决心从立法、体制和工作机制等方面保护好母亲河。”  “传统的治水体制往往是管水不顾土,如黄河渑池段被破坏的山体,理应作为黄河堤坝存在,但现实中又人为规定小浪底库区岸顶275米以上范围不归水利部门管,最终导致责任分散、生态破坏。”一位专家认为,当前传统的治水体制存在巨大漏洞,“建议赋予水务部门更大的执法权限,既要管好水,也要管好山。”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对于非法采砂等破坏黄河生态的行为处罚手段不够,也是造成生态破坏猖獗的原因。“水资源保护须配套最严格的法律,但目前刑法上还没有专门的针对性条款,且无论是水法还是防洪法,刑事处罚的规定也仅是一笔带过。”他们建议,进一步加强对黄河保护的立法和修法工作。  此外,专家还建议,打破现有“九龙治黄”格局,构建强有力的黄河保护联合工作机制与平台。

沈阳治妇科炎症哪家好

芦淞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铁山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安多癫痫医院

相关阅读